诗 三 首

文/刘鹤


老屋的冰花

玻璃上传来隐隐的断裂声
像古老银河中和盘托出的流星
加之以素描
小花似锦,每一朵花里都生长着
丝丝寒意
而枝干是粗壮的
不容撼动。
像她追求生存不屈的生命力
扎根于冰冷,少了一个春天
却依然要在这苍凉中绽放
花中藏纹理
一如她守身如玉的秘密
小巷在窗外渐渐清晰
炊烟四起
在晶莹的花瓣上,金黄一缕缕铺展
与洞穿。
她满含泪珠,与今生告别之前
似乎在诉说来世的惦念
要借月光融化大地的残雪

要在风的褶皱里,翻卷几声虫鸣


冬的速写

悄然离去的总会留下些许不解
你能看到他们的影子
像落叶,与泥土中的忧伤相融合
来填补冬的名单里的空缺
风的脚步不再凌乱,紧凑起来
如刽子手,从北开始出发
把一颗颗树剥削的只剩森森白骨
冬多像是固执的大地,埋藏了一季繁华
而上面无边的空旷,人们称之为

——苍茫


大雪
暗渡。
引飞羽精兵十万,顺势夜的坡度
深入城池,迅速占领了
十一点钟的街市。平定喧嚣余声
雪夜有明月
作旁观者,与一城灯火是旧相识
仿佛仅隔一场风暴,酝酿于
葡萄美酒之中
匍匐在季节的深处
升起了款款炊烟,在民间
像在燃烧对这场征战的爱恨情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