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事业融入血液——记大连海事大学曲建武教授

本报记者  隋雪梅  杨耐寒 学期末的大学教室里,思政理论课的课堂,座无虚席,下课铃声响起,学生们全体起立、鼓掌,一起给他们的“曲爸爸”送上了精心制作的条幅,“教书育人,桃李满园”几个大字,承载着学生们发自心底的敬意与祝福,而此时微笑着接过这份心意的,便是大连海事大学教授曲建武。
曲建武,曾担任大连海事大学公共管理与人文学院2013中队辅导员,现任马克思主义学院政治理论课教师,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全国辅导员研究会顾问、全国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指导委员会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课分会副主任、全国高校思想政治教育研究会委员。
辞官从教  坚决回到他所喜欢的学生身边
从1982年毕业留校做学生辅导员开始,曲建武先后担任过高校党委副书记,省委高校工委副书记,后兼任省教育厅副厅长。然而2013年他却主动提出辞职,放弃行政级别,来到大连海事大学做一名辅导员和理论课教师,并为本科生讲授思想政治理论课。辞官从教,回到热爱的学生身边,曲建武教授用行动诠释了一个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的情怀。在他要辞去领导职务的时候,有人劝他:“你这是何必呢?许多人一生的追求不就是要戴上这样的光环吗?”曲建武却表示,这些“光环”并没有多么重要。56岁的他觉得自己已经很知足,唯一让他牵挂的只有学生。
2005年初,曲建武发现头皮下长了个瘤子,为了不影响工作,他没有去医院检查。瘤子越长越大,直到压迫神经、无法睡眠才到医院治疗的他得知是恶性肿瘤。他最先想到的是要把人生最后的时间留给学生。他拒绝了医生对他进行植皮、化疗、放疗的治疗建议,缠着绷带、带着帽子参加了全省大学生纪念“12·9”运动大会。面对学生的那一刻,他知道自己的心属于学生。
正是基于这样的情感,在辅导员工作岗位上画上他职业生涯的句号成了他的心愿。他曾说:“31年了,和学生工作结下了不解之缘,我深深热爱这项工作,我经常想,我们每个家庭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快乐地成长,这些学生来到我们身边,其实就是我们自己的孩子。爱自己的孩子是人,爱别人的孩子是神。”
重返校园  在一线辛勤耕耘他热恋的这片“田野”
来到大连海大,曲建武所带的公共事业管理与人文艺术学院2013级120人中绝大多数都是专业服从调剂录取的。为了当好学生的辅导员,成为他们的人生导师,一接手,曲建武就开始了耐心细致的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新生一入学,他为大家一一建立了电子档案,他在第一时间请所有学生在食堂吃饭,了解学生的思想。每学期伊始,他都要深入寝室、教室,在办公室,与每个学生谈一次话。他利用手机开设了“大学生与历史上的今天”栏目,将历史上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进行评述后发给学生。四年里,他通过手机和学生有近200万字的交流。
曲建武还将家访当成了做好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重要途径。有个他家访过的云南学生在微信里说,“那天望着你在夜幕中远去的身影,我妈流泪了。她说您是多么好的老师啊,让我一定好好学习,听您的话。”四年里,曲建武家访的足迹遍布大江南北,十几个省份,参加工作以来,他共家访了上百个学生家庭。
作为二级教授,曲建武担负着繁重的科研任务,但他主动要求给本科生讲授《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课》。为了上好理论课,他详细了解学生的家庭情况以及思想状况,总是认真备课,经常学习和掌握现代教学手段,利用多媒体教学的方式进行理论课教学。他的课堂,总是座无虚席。
爱生如子  无私奉献他所选择的无悔人生
在曲建武看来,在工作中处理学生事务不难,要想成为学生有困难时首先想到的朋友才难。要想成为学生成长的引路人,就必须爱生如子,把学生放在心上。他说,思想政治教育既要以理服人,又要以情感人。他跟学生们说,我就是你们的“代理家长”,生活上有困难找我,就是为了你们我才来到你们身边的,我们就是一家人。
他在年级里召开的第一个座谈会就是生活困难学生座谈会。他告诉学生们,生活上的事他来帮,学习上的事他们负责。年级里有位来自西藏的家庭困难的女孩,曲建武怕她学习跟不上,给她买了平板电脑,给她和她的母亲买衣服。这个学生毕业时学习成绩专业排名第二,成为一名入党积极分子。她表示回去要好好工作,让更多的孩子走出大山。
另一个家庭困难的学生原先非常苦闷,甚至想离家出走。曲建武先后两次到他甘肃农村的家里家访,与他的微信交流超过十几万字。学生的思想彻底转变了。毕业时的他说:“我时常想起三年前的自己,无知而幼稚,能在老师的熏陶和谆谆教诲下舍小我而成就众我,能有好男儿立志天地间,都是老师爱的灌溉,学生无以为报。唯有传承这种爱,使之绵绵不绝,以光大之。”这个学生要到西藏奉献他的一生。曲建武跟他说:“祖国的事,你来管;你家的事我来管。我一定让你的父母晚年生活幸福安康。”
曲建武说,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作为一名老党员,一定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把学生培养好,为中国梦的实现竭尽全力。他仍然在路上,必定也会永远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