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理之学 非至诚不至——访“十佳大学生”谭月梅

周日傍晚,风刮得紧,朦胧月色里夹着一丝冷意。约定时间前,谭月梅先翩翩到场,她装束简约又予人温暖之感,说话轻言轻语却又条理清晰,时不时连珠妙语,让人感到亲切随意,谈笑和谐间,采访也正式展开。
本固枝荣 顺水行舟
首先提及采访的缘由——十佳大学生时,人人或都道这是她的大学本来梦想云云,谭月梅倒是另有感悟,“不能说大学的梦想只是十佳,这太小了,也不是我本来的念想。初入大学,大家都是迷惘的,新的环境总是需要适应的,而目标究竟是什么,导员给了我许多帮助,也可以说给了我们整个中队的人一个规划,那就是他的大学四年是怎样度过的,可能我比较好的就是我做了听话的那个人,渐渐地领会到了导员的深意,原来大学应该这样去度过。自身有了目标保研,不断学习、参加比赛、进行科研,至于十佳则是水到渠成的了。”
当谈到如何选择心仪的科研比赛项目时,谭月梅谈起了自己的经历以及为此做的努力“刚来大学的时候,谁都是应试出来的,谁比谁更了解嘛,重要的是多尝试,不然越到后来反而越没有精力、动力于此了,不断选择、不断参与,有成绩固然可喜,没结果也收获了许多,锻炼到了许多。就选择队友这块,很多人感觉有着专业壁垒,为了这个问题,我也组织创办了个德尔塔学社用于各类建模、科创、竞赛的队友选择,待机构完善后,延至后届,更给学弟学妹们一个好环境吧。”
抗颜为师  笃行如初
问及大学四年里印象最深刻的事时,谭月梅也直言不讳,分享了些自身有趣的故事,让我们更觉她灵性的一面,“可能我自身性格比较倔强,像初来海大时,不太理解军训的意义,心里有些抵触情绪,对导员有些小情绪,闹了矛盾,和导员比试端腿,别人休息,我也和导员一直僵着不服输,最后别人帮了忙,将导员推倒了,我也赢了。当然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当时有些孩子气,如今对于军训意志的训练有了更深的体会,但回溯过去,我还会那样做,就是不服输,这点是我日后参加任何比赛,总能坚持沉着下来,有所突破的关键吧。晨跑晨读这事也是,发生在开学不久,当时很不理解,明明属西山,每天还要去东山上课,竟然要晨跑晨读,当时导员也是十分坚定他的想法不动摇。这时我的科研导师,很感谢他,以一个类似父亲的角色,语重心长地对我说道,‘如果连一个小小的晨跑晨读,你都坚持不下来,那你还有什么事能够做到的’,现在想来,话语很朴实,但确实对我触动很大,从被动到主动,这一转换,有时只是一个态度问题,但我想我能这三年来能坚持晨跑晨读,甚至还发展自己的体育特长,便基于这一点吧。”
心契有朋  意致远思
对于平日里的休闲活动,“没什么太多的娱乐活动,之前也是随大众待在寝室,可能很多男女生之前都这样吧,男生游戏,女生刷剧”,谭月梅一笑,旋即正色又继续说道,“但就在某个瞬间,可能是某段时间的繁忙劳碌,我一下子对这些没了兴趣,转而爱上了自习,与别人一同自习、一起学习,志同道合,与肝胆人共事,枯燥时则交流解闷,专心时则共促学业。别人以为辛苦,在我看来,倒是莫大的幸福快乐,现在看来,结果还不坏吧。”
最后问到对学弟学妹们有什么寄语时,谭月梅思索了片刻然后答道“可能就是我十佳的参选语吧,这三年来,我对此感触最为深切,至理之学,非至诚不至,希望这话能对大家有所启发、有所裨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