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夜·无感

一日,于赶去社团开会的途中,突然碰到了之前的高中同学。彼此之间话并不是很多,互相寒暄几句便匆匆分手,分别时所说“有时间再聚”也逐渐被抛到脑后,被其它或新或旧的琐事积压了下去。
一夜,熟睡,忽于梦中醒。所梦并非如何稀奇悬疑之事,却足以将当时的我惊出一身冷汗。梦中,我并没有像夏洛那样回到过去,追到女神秋雅,成为知名歌手,重走青春路。不过是简单地重复那年那地那些事罢了。
脚下踩着满地疮痍,心里如五味一样。这是埋葬着儿时的我的地方,那时,在即将因拆迁而搬到其它地方的我们之间,有一种生离死别的氛围弥漫开来。是啊,谁愿离开故土呢?平时言语不多的玩伴每每欲言又止,或许他已知道可能从此便天各一方,再见只是陌生人了吧。而于我,也渐渐长大,仿佛没有再多的时间去重寻那遗失在庸碌中的童真了。
一栋略显破旧的建筑物于我脑海时隐时现,我茫茫然走了进去,没有金光闪闪的财宝,也没有惊悚恐怖的魑魅魍魉,却独有一间印着“512”的教室——我曾“奋斗”的教室。在那里,我曾日复一日地早出晚归,每天拿起笔杆子,挥斥方遒般向试题们“开炮”。铃声响起,班主任老师走进来,照常地说了很多话,也无非是鼓励好好学习的话,但是这次我却听得特别仔细,因为我知道,这种真实的感受很难再有。
灼日之下,父母匆匆将我送到火车站,并没有出现朱父跑去为儿子买橘的情景,也无非就是“老套”的告别语。但那时父母的眼神却足以将我当时故作的冷漠轰击得支离破碎。又想起多年来不曾变化的家之后会变成什么模样,不禁如李清照那般“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随着时光无情地流逝,过去的日子对我来说早已是许久未曾谋面的旧事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那些曾经彼此熟悉的老朋友也已有很长时间未再联系了。
回想起多年前的青涩模样,起先只是微微一笑,那时,的确很幼稚。后来,蓦然发觉时间就这样匆匆而逝,细数之后的每一天,发现真正能留给自己的真的很有限,于是在愕然之余,打算要从现在活出一个新的自己。怀念旧时光,在独自忧伤一场之余,如何更为高效有序地去面对接下来的生活才是旧时光所赋予我们的最宝贵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