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 梦

对凤凰古城的印象,是条条干净的水路,连接着一座座枕水而居的吊脚楼。十字街的集市,人们不熙不攘,只顺水而行,逆水而归。细雨为这座小城蒙上了一层网,水汽氤氲中,迷失在这青石板的小路上。种种纷乱的情绪,都会隐匿在这淡淡墨色之中,点点细雨之间。最后,消失于无声。
我从未见到过凤凰,但这美好的景色仿佛已在我脑海之中上映过千遍万遍,一帧一帧,陌生又熟悉。
我似乎可以看见,雨点顺着屋檐滴滴嗒嗒,开了窗的书桌前,你在用笔装点着别人的梦。
这里似乎是一个被人们遗忘的角落,在那个风云变幻的时代里,不管别处的人们怎么挣扎,死亡的恐惧似乎不曾弥漫过这里。他们在暖风细雨中生活着,目光触及之处,处处皆为风景。这样的地方,仿佛永远无法抵达,只在梦中出现。
你爱的那个姑娘,想来定如翠翠一般,眼眸清澈如水晶,脸庞明净健康,矜持而不做作。一低首,一回眸,似乎有着不胜凉风的羞涩。也许有一天那个圮坍的白塔,又重新修好了,而那个在月下唱歌的男子,又重新回来了,也许鬓已星星,但也总让人在睡梦中酣甜。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没有匆匆,没有焦灼,这样的日子只存于愣了神的人的梦中。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情,才值得在烈日风雨之中,在岁月蹉跎之下,得苦苦的等待呢?看书的人不知道,但你一定知道,故事中的人一定知道。
作家们都有一颗透明的心灵,才能映射出一个通透纯净的世界。没有尔虞我诈,没有世俗之争,没有车马喧嚣,只在你的书桌一隅,编织一个梦境中的小城。
故事的意义不是用华丽曲折的故事填补人们空虚的内心,而是唤起心中最真实的感动。你的灵魂已然存在于你用笔墨构建的湘西世界之中。这梦惟转化为文字,为形象,为音符,才可将精神中的乞盼转化为一种形式,凝固下来。穿过遥遥的空间,让另外一时空生活的人们得以体会,直至永恒。